現在是:  
 
當前位置: 首頁>>學術科研>>正文
俄語學院師生參加“回顧與展望:中俄文學70年”國際學術研討會暨中國外國文學學會俄羅斯文學研究分會2019年年會
2019-11-04 16:06   審核人:

2019年10月19-20日,“回顧與展望中俄文學70年”國際學術研討會暨中國外國文學學會俄羅斯文學研究分會2019年年會在安徽師範大學順利舉行。

大會主題發言涵蓋範圍廣,各位專家從文學、區域國別、翻譯、國際關系、語言學、文學批評等多個角度切入,展開深入地探討,發人深省。小組發言分爲現當代文學、俄羅斯文學批評與文學史、俄羅斯文學等五個主題。會上,各參會代表各抒己見,討論熱烈。會後,小組主持人對發言人作出了精辟的總結與點評,與會者們受益匪淺。

我院共有四名師生(劉锟、吳瓊、王淩宇、陳學貌)參加本次會議,在會上積極參與討論和交流。

在分組討論中,劉锟教授以《梅列日科夫斯基對普希金文學與文化意義的闡釋》爲題進行發言。劉锟教授認爲,對于大多數俄羅斯人來說,普希金是一個永恒的理想形象,梅列日科夫斯基把普希金置于俄羅斯精神的最高地位。但是另一方面,梅氏認爲,普希金所代表的精神氣質遠遠不同于俄羅斯民族固有的本質特征。

吳瓊副教授在題爲《普希金引發的索洛維約夫與羅贊諾夫宗教哲學論爭》的發言中認爲,俄羅斯白銀時代的“宗教文學批評”是以宗教哲學思想爲依據評價作家作品的特殊批評樣式,宗教哲學家紛紛以這種形式作爲诠釋自己宗教哲學理論的載體,因而該批評也彰顯出濃厚的主觀性。索洛維約夫與羅贊諾夫曾經都借助普希金闡釋思想,並因觀點上的分歧展開了論戰。索洛維約夫在《普希金的命運》一文中宣揚自己以至善爲絕對理念的道德哲學以及“神人類”的終極理想,羅贊諾夫則認爲其學說是冷漠空洞的,忽略了人的根本需求,並用回歸多神教的方式對抗基督教教條主義。實際上,索洛維約夫所闡釋的是神正論,而羅贊諾夫則是人正論;另外,索洛維約夫在文中還指責普希金對女性“神性”的貶抑,對情欲的沈迷,他倡導通過肉體改造與雌雄同體的形式將神性內化于人,羅贊諾夫則認爲肉體和性本身就是精神的,形而上的,是一切的源泉,從而提出“神聖肉體”學說。二者關于肉體與精神的不同解讀實際上展現了對抗死亡的不同方式。

2016級在讀博士研究生王淩宇的發言題目是《論<斬首之邀>的荒誕派戲劇特征》,她認爲,荒誕派戲劇意在展現生活的單調枯燥,揭示人類存在的無意義本質。同樣的主題在納博科夫20世紀30年代的作品《斬首之邀》中早有涉獵。納博科夫在小說中使用了怪誕形象、化妝、舞台燈光、空間裝飾、場面調度等戲劇手法解構世界,使文本呈現出戲劇般的視覺效果。主人公辛辛納特斯如同一名錯誤闖入舞台觀衆,他的每一次行動都在劇本之外,從而打亂了戲劇的結構,這使小說不僅在意義層面,而且在語言、結構等文本層面都具有了荒誕派戲劇特征。

2017級在讀博士研究生陳學貌的發言題目是《論<普希金之家>的不確定性特征》。他認爲,安·比托夫的長篇小說《普希金之家》既是俄羅斯後現代主義小說的開山之作,也是俄羅斯後現代主義文學的經典之作。《普希金之家》具有明顯的後現代主義文學的不確定性特征,主要體現在人物形象、語言和敘事情節(結局)等方面。

我院四位師生在參會期間積極向與會專家學者請教學習,與各位參會代表進行學術交流和討論,在此次會議中獲益匪淺。

 

 

關閉窗口